B站迎娶冯提莫,千万彩礼亏了吗?


  近日B站很火,先是年前高调签约前“斗鱼一姐”,女主播的天花板冯提莫,再是一场“吊打各大卫视”的跨年晚会赢得各路点赞,当然冯提莫也在自家晚会登台演出。

  热闹过后,回头看看,虽然B站官方与冯提莫都未透露具体签约数字,但据冯提莫向斗鱼要价5000万来看,数目不会相差太远。B站千万彩礼迎娶冯提莫,到底值不值?

  全网顶流冯提莫

  提起冯提莫,说句“文体两开花”也不为过。

  游戏用户称她为主播,因为毕竟是从斗鱼LOL区走出来的;音乐平台用户称她为歌手,毕竟翻唱红了很多歌曲,也有自己辨识度较高的原创歌曲;大众称她为网红,毕竟在抖音上超过3000万粉丝,微博上超过1000万粉丝;电视机前的观众称她为明星,毕竟穿梭在各个综艺节目,频频登上大型晚会的舞台,还在全国巡演。

  在与斗鱼分道扬镳之前,冯提莫是有着2000万订阅用户的顶流女主播。在与斗鱼分手后,与B站签约之前,冯提莫是一个在全国巡演,每首歌在音乐平台都有999+评论量的女歌手,也是一个抖音粉丝超过3000万的顶级网红。

  这些数据都表明了冯提莫是一个有着顶级流量和热度的内容创作者。

  互联网奇葩B站

  如果说冯提莫是“文体两开花”,那B站就是“天女散花”。

  提起B站大多数人会给出这样的定义:视频网站,原创内容社区,二次元聚集地,专注年轻人的社区。这些都没错,但B站远比这复杂。

  十年前,B站就是一个二次元小众社区,十年后,B站成为一家拥有3000余名员工的上市公司。近些年随着用户诉求的演变,B站的内容也越来越多元化,现在除了大家熟知的二次元、动画等标签,B站本身也成了游戏、生活、娱乐内容的综合平台。

  B站是中国互联网一个比较独特的物种,作为一个视频为主的社区网站,“千播大战”的时候,眼睁睁看着自家头部主播被一一挖走而无动于衷,只专注于提升UP主的质量,而现在直播赛道进入寡头时代后,又大手笔签下前“斗鱼一姐”,加码直播赛道。

  季度亏损超过4亿,但坐拥1.2亿的月活,却坚持不做贴片广告一个视频社区却长期靠着游戏养家;想要增加用户却又想保持整个B站原有的“调性”。可谓极其独特。

  冯提莫为何选择B站?

  在谈论冯提莫与B站牵手缘由之前,先分析一下冯提莫为何与斗鱼分手,这有助于我们理解冯提莫转向B站的动机。

  冯提莫在斗鱼发迹,从寂寂无名的小主播到2000万订阅用户的超级女主播,水涨船高,她自然想要更高的签约费。2019年10月新京报称,冯提莫在与斗鱼合约到期后,开出了5000万一年的续约价格,综合计算超过张大仙、PDD、骚男、miss等头部主播。

  而头部主播就是斗鱼的安身立命之本,从2016年到2018年,斗鱼直播营收占比分别是77.69%、80.7%、86.12%,到2019年二季度占比高达91.2%。但头部主播冯提莫在斗鱼的表现与她的地位并不成正比。

  由于冯提莫除直播外的“业余”活动太多,参加综艺、演唱会等,每月直播时长太少,直接导致其月活和吸金能力急速下滑,早已掉出主播的第一梯度。斗鱼这些年也尝遍了流失头部主播的苦楚。

  如今的斗鱼策略逐渐在转变,为了保证更高的利润,斗鱼花大精力去构建自己的中部主播生态,扶植原生主播,在某种程度上降低斗鱼对头部主播的依赖。

  在斗鱼2019年Q3财报说明会上,斗鱼CFO曹昊表示:“如果部分主播为平台能够带来的收入和贡献不高,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主动放弃一些主播,停止续约,这就是最近一些头部主播合同到期后没有续约的原因。

  后面大家都知道了,斗鱼战略性放弃冯提莫,双方就此分手。但除了钱和斗鱼自身战略转型的原因,冯提莫转身向B站也有其自身的考量。

  高唱《佛系少女》的冯提莫并不佛系,坐拥数千万粉丝,持续热度不输一线明星的她,近几年参加综艺节目,推出个人音乐作品,登上各平台跨年晚会,举办个人演唱会,所有的动作都有要跳出“主播圈”的意思。

  冯提莫需要的不是一个承载更多直播用户的平台,而是一个泛娱乐属性更强,用户画像更多元,有利她出圈的平台。而且这个平台的用户要和她原本的粉丝属性有交叉,不至于换个平台就过滤掉千万粉丝。

  而且,B站有一个容易被隐藏的基因:音乐。对于迫切有着歌手转型诉求的冯提莫来说,这是一大片待开垦的土壤。在B站上,音乐社区的氛围非常浓厚,就连最有代表性的“鬼畜区”本质上也是音乐区。马云、王健林、雷军这些大佬都曾在鬼畜区的混音高手下被迫出道成为“歌手”。


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曾表示:“B站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之一”。B站音乐也确实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传播率、二次改编和二次传播的频率。

  B站谋求的音乐生态布局上,未来音乐的生产、自传播、消费可能都会在站内完成,这样完整的生态链条,也为想当歌手的冯提莫提供了更多作品传播和经营自身IP的渠道。

  至少冯提莫团队认为,B站才是最适合冯提莫的去处。冯提莫针对签约B站一事回应表示,“我和其他平台同时也在接触,只不过我和B站是双向选择。

  B站为何牵手冯提莫?

  冯提莫迫切需要出圈,B站同样也有这个需求。

  位于上海政立路的B站总部,是不少粉丝的打卡地,特色的小电视图标、2233娘吉祥物以及弹幕墙,每一处都充满二次元风。但和二次元的梦幻画面相对应的是现实商业和资本的残酷。

  过去很长时间,B站一直备受业界质疑,其焦点就是没有足够清晰的变现方式,游戏营收占比过高,更是其最饱受诟病的地方,B站一直被认为是一家“披着二次元社区外衣的游戏公司”。

 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bilibili董事长陈睿未来的任务就是保证公司业绩能够持续稳定的增长,这就注定了B站不可能永远窝在二次元、ACG的舒适区里,它别无选择,只能走出舒适圈。

  面临在市值、营收、月活方面的桎梏,仅靠B站那些老用户或者说二次元群体是完全无法填平的,新鲜血液才是B站的未来。所以,B站近来不断试水游戏、直播、文娱等新业务。今年8月,陈睿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曾明确表示,之前B站一直在做存留,而未来将开始考虑拉新和增长。

  在去年10月与今年2月份,B站相继进行了两轮融资。去年10月份的融资由腾讯领投,金额超过3.1亿美元。“提供高质量、有价值的内容,一直是腾讯在追求的目标和优势所在。” 腾讯在当时官方微信发布的公告中这样提及。

  阿里的入股则很直观的给B站带来了账面上可见的变化。今年2月份阿里巴巴入股B站近2400万股,持股比例占B站总股本约8%。而根据2019年Q3季度B站发布的最新财报数据显示,B站电商业务收入达到了2.3亿元,大幅同比增长了703%,成为B站电商业务发展的一个里程碑。

  B站一系列的动作直接体现在财报上,去年11月,B站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,总营收为18.59亿元,同比增长72%,超出市场一致预期,用户数仍在高速增长,三季度MAU为1.279亿人,同比增长38%,与当前主流视频网站一样,B站目前仍在亏损中,三季度净亏损为4.057亿元。

  但令人惊喜的是各业务营收占比,这个季度,B站首次将游戏收入占比降到了50%,要知道去年上市时,游戏占比超过80%。对应的是非游戏业务收入同比提升176%至9.3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50%。

  非游戏收入中,占比最高的是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,收入4.5亿元,同比增长167%,其中电竞直播是主要收入来源。广告营收为2.472亿元,同比增长80%。增长最快的业务为电商。电商和其它业务营收为2.261亿元,同比增长703%。付费会员业务方面,截至9月底,会员数量同比增长129%达610万。

  陈睿曾说,游戏是B站成熟度和契合度最高的一个业务,也是变现效率非常高的业务,在未来游戏仍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收入方式,但包括直播、增值服务、广告、电商在内的其他业务会迅速增长,未来会维持一个比较健康的占比。

  所以现在看来,无论是8亿元买下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播权,还是签下冯提莫,都是为了继续提升其在直播圈的影响力,巩固并提升这24%的营收。陈睿曾说,直播不仅是一项营收业务,还是B站的一种必备能力。

  《英雄联盟》十年之后,热度依旧,职业选手简自豪(uzi)甚至在年度微博之夜投票中登顶,力压新晋流量明星王一博。而冯提莫多年积累的粉丝自带游戏属性,就像冯提莫说的,B站签约冯提莫也是双向选择。


  B站签约冯提莫值不值?

  在B站官宣签约冯提莫之初,B站的用户就对官方这个动作表示了质疑,原因是用户觉得冯提莫的个人风格与B站格格不入,这不是穿上JK制服跳个舞就能改变的现实。

  签约近20天,冯提莫在B站混的怎么样?冯提莫以歌手自居,但在B站搜索冯提莫,点击量多的,往往是她“翻车”的场面,她需要适应B站调侃、恶搞、鬼畜、解构权威的风格,从斗鱼的“调性”中走出来。

  关于冯提莫与B站用户的“口味”是否相符,我们从B站以往用户自发上传的冯提莫相关视频播放量上,就能有所洞察。

  同样是头部主播,做一个简单的横向对比。在B站上搜索冯提莫,关于她的视频播放量最高的为317万,尴尬的是,这居然是个黑冯提莫身高的视频;相比之下,如果搜索游戏主播PDD,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那个鼎鼎大名的《我是全英雄联盟最骚的骚猪!,播放量高达2350万。

  冯提莫加入B站以来,现在订阅用户是122万,与斗鱼时期的2000万相差甚远。如果以一个全网数千万粉丝的网红主播来衡量这个成绩,并不出彩,但是也情有可原,与斗鱼相比,B站并不是一个主打直播的平台。

  但与B站内部热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冯提莫这段时间在圈外的影响力。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,与潘玮柏合唱了《不得不爱》和《快乐崇拜》,登上热搜。在B站跨年里,冯提莫更是一首《空心》和成名之作《佛系少女》彰显自己的实力,清唱《好运来》迎来的是满屏的弹幕。

从百度指数可以看出,跨年前后,冯提莫的百度指数一跃超过了当下最具人气的蔡徐坤、吴亦凡等流量明星。


 前几日,她还因为路人拍摄的一张照片,话题 #冯提莫身高# 登上微博热搜榜首。



  比冯提莫在B站的人气更值得探索的是她对B站直播的影响力。冯提莫还未开播前,她的老粉丝就开始在直播间刷礼物,办卡上战舰,这其中就有B站CEO陈睿。目前,冯提莫在B站已经完成千舰成就,并且在同时期,元气榜和大航海都排在榜首,拉开第二名几个身位。


 冯提莫带着在斗鱼养成直播消费习惯的粉丝大军冲进B站,挑动着B站原有用户的神经,重构B站直播生态。2019年前三个季度,B站直播和增值业务的收入分别为2.9亿元、3.3亿元、4.5亿元,同比增长分别为205%、175%、167%,每个季度都保持了150%以上的增速。

  高速增长的直播业务,B站需要一个顶流主播拉动大盘,吸引眼球,更需要重塑用户的直播付费习惯,毕竟,直播现在是除了游戏外的最大营收来源。

  目前B站直播的舰队只分为三档,最低198元一月,最高19998元一月。相较于斗鱼的“超级皇帝”首月18万元,以及虎牙的“超神·帝皇”首月150万元,B站显然还有更大的付费空间。


结语

  陈睿曾公开讲过,“我并不抵触商业化,如果对商业化抵触,我就不会做公司。”但他同时也说过,“至少商业变现不能和社区相违背。如果二者相悖的话,这家公司就会精神分裂,你心里面知道你要侧重用户,但是你的收入又来自于损害用户利益,我觉得这家公司就没法做了。

  签约冯提莫,大手笔拿下《英雄联盟》独家直播版权,这就是陈睿商业化变现的大胆尝试,把握用户增长和商业化与B站调性之间的平衡点,是陈睿需要考虑的事情。

  冯提莫名字取自《英雄联盟》里的一个英雄“迅捷斥候”,作为队友,开团能力弱输出不稳定又脆皮让人嫌弃,但如果用得好,它同样可以成为敌人的噩梦。

  借用《英雄联盟》里提莫背景故事里的一句话,“提莫是许多人都甚为忌惮的小个子对手,并且他的小个子下掩藏着他可怕的决心。